筆下文學 > 惡魔就在身邊 > 02229 說服

  五台山隊伍和萬仙盟隊伍隻能很無奈的接受了陳和拜弗拉的提議。
  
  三個小時後,五台山隊伍和萬仙盟隊伍剛剛結束了一場大戰。
  
  依舊是雙方沒有死傷,不過雙方的法力都消耗了不少。
  
  眼角撇到陳和拜弗拉正坐在一片殘垣上。
  
  他們說看戲,那就真的看戲。
  
  完全沒有插手的意思。
  
  在戰鬥結束後,陳和拜弗拉才再次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看起來你們的進步很大,我敢保證,在一天之前,你們如果遇到剛才那兩支隊伍,絕對有敗無勝。”
  
  “這麼說,我們應該感謝你們咯。”玲珑沒好氣的說道。
  
  “那倒是不用,不過你們這一路上大大小小也打了好幾場了,沒有任何的收獲,如果繼續這麼下去,你們基本上很難保證全員晉級,所以還是早點按照通靈寶玉的指引,前去下一個地點,而不是和那些閑雜人等進行無謂的戰鬥。”
  
  玲珑當然知道,這種戰鬥沒有任何的意義。
  
  可是那些隊伍和他們的想法一樣。
  
  都想在對方的身上碰碰運氣。
  
  可是他們和大部分的隊伍一樣,都沒有絕對的實力。
  
  所以這種戰鬥往往都是無疾而終。
  
  誰都無法在對方的身上讨到任何好處。
  
  卻又平白的浪費了體力、精力。
  
  精魄石太難尋找了。
  
  而且守護精魄石的守護獸實力又不弱。
  
  所以還不如在其他的隊伍身上找機會。
  
  當然了,這種戰術也不是完全沒有風險。
  
  比如說對方隊伍手上沒有精魄石,那麼就等于白忙活一場,并且還耗費了自己的精力和時間。
  
  又或者說對方手上又精魄石,可是打不過。
  
  這可就布置是白忙活一場了。
  
  更大的可能性就是被對方修理一頓,甚至是連自己手上的精魄石也被搶走。
  
  可是不靠搶奪,單憑搜尋又太困難了。
  
  很多隊伍找不到精魄石,他們擅長的就是搶。
  
  當然了,更多的隊伍是屬于混亂中立類型。
  
  就是說會去搶别人的,隻要有機會。
  
  如果能夠依靠自己隊伍的能力找到精魄石,他們也會為此努力。
  
  五台山隊伍和萬仙盟隊伍都屬于混亂中立。
  
  至于那些頂級隊伍則是屬于善良中立。
  
  他們不需要去搶奪别人的精魄石。
  
  他們有足夠的能力找到并且獲取精魄石。
  
  而且也沒有人敢招惹他們。
  
  這在任何領域都是适用的規則。
  
  金字塔頂端的人俯瞰衆生,金字塔之下的人反而拼命厮殺。
  
  “别考慮了,你們的實力如果不冒一點險的話,是很難殺出重圍的,作為一個修士,就應該勇攀高峰,無畏無懼,如你們這般躊躇不前将來會給你們的心境帶來很大的影響。”陳蠱惑的說道。
  
  主要還是五台山隊伍和萬仙盟隊伍太慫了。
  
  即便是與其他隊伍開戰,也都是畏首畏尾,實在是太乏味了。
  
  “我們可以順着通靈寶玉的指引出發,不過如果有危險的話,我希望你們不會袖手旁觀。”
  
  對于五台山隊伍和萬仙盟隊伍來說,先前的狄奧多西一世陵墓的事件完全就是狀況之外的事态。
  
  如果再發生一次,他們就算有十條命都要死絕。
  
  “這違反規則。”拜弗拉又一次拒絕了。
  
  “不過如果真的是那種威脅到你們生命安全的事态,我們肯定不會見死不救的。”陳補充道。
  
  其實如果按照先前的事件,陳和拜弗拉插手的時候,五台山隊伍和萬仙盟隊伍就已經失去了參與資格。
  
  不過這種事,隻要沒抓個現行,并且雙方都守口如瓶,那麼也沒有人會去深究。
  
  玲珑一方面雖然不怎麼願意再遇到那種事。
  
  可是如果不想淘汰的話,她又不得不冒險。
  
  玲珑拿出那枚通靈寶玉,在輸入一絲魔力之後,通靈寶玉漂浮起來,又一次為他們帶路。
  
  陳和拜弗拉則是回到陰影中。
  
  “這個通靈寶玉的制作會不會複雜?”
  
  “制作過程并不算複雜,東西方都有同類的煉金産物,制作過程也基本相似,就是原材料并不普通,甚至可以說是非常昂貴,如果換算成普通人的貨币的話,估計要超過一億美元。”
  
  “這次的主辦方就這麼奢侈嗎?把這麼昂貴的東西拿出來丢在大街上?”
  
  “我懷疑這枚通靈寶玉到底是不是主辦方放置的,這枚通靈寶玉第一個所指的位置就是狄奧多西一世的陵墓,而那個地方的危險與難度根本就不是這些隊伍能夠對抗的。”
  
  “你是說,這事還有其他人參合進來?有人故意用這枚通靈寶玉混淆,讓參與隊伍誤以為是主辦方放置的?”
  
  “如果沒意外的話,應該是這麼回事吧。”
  
  “主辦方也太不嚴謹了吧?居然被人利用這次的試煉搞出這種事。”
  
  “能夠搞這種事的,要麼就是這個荒土集的主要布置者溫德,或者是他身邊的人。”
  
  “你已經有懷疑對象了?”
  
  “事不關己,即便我有懷疑對象,我也不會做任何事情。”
  
  “為什麼?”
  
  “溫德身邊的人,他自己發現不了問題,讓我這個外人來提醒,那是對他的侮辱。”
  
  陳想了想,就明白了拜弗拉的顧忌。
  
  這種事也沒有直接的證據。
  
  如果拜弗拉說了,而沒拿出證據。
  
  說不定還會因此被反咬一口。
  
  所以在關系不是很親密的情況下。
  
  當然是事不關己高高挂起。
  
  “前面那不是魯伊克.德斯嗎?他怎麼跑這裡來了。”陳驚訝的說道。
  
  陳發現五台山隊伍和萬仙盟隊伍的前進方向,正好有個身影過來。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魯伊克.德斯。
  
  “瑪朵.辛吉也在。”
  
  “她在?在哪裡?我怎麼沒看到,為什麼你能看的到她,而我看不到?”
  
  “魯伊克.德斯将她的氣息蒙蔽了,同時将她的身形布置了幻象,你是看不到的。”
  
  這時候,五台山隊伍和萬仙盟隊伍也發現了魯伊克.德斯的身影。
  
  雙方都停下了腳步,彼此在互相觀察着對方。
  
  魯伊克.德斯的面前也漂浮着一枚通靈寶玉。
  
  雙方都有些驚訝的看着對方。
http://m.juhua356845.cn|http://wap.juhua356845.cn|http://www.juhua356845.cn||http://juhua356845.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