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打造異界 > 第兩千三百八十七章 猛吃

第兩千三百八十七章 猛吃

    夏鳴英回家後,一整天都沒有接到賈正金那邊的電話。
  
      家族的情況還是很糟,因為賈家的突然出手,瞬間滅掉好幾個強勢對手,此刻夏家内部不少人吓破膽,瞬間分為兩派,内部混亂。
  
      夏家的集團公司股價也大跌,形勢特别差。
  
      她的父母這兩天格外憔悴。
  
      再這樣下去,怕是不需要賈正金出手,夏家就先垮了。
  
      十分……努力更新中----請稍後刷新訪問
  
      此章節正在努力更新ing,請稍後刷新訪問
  
      手機訪問的帥哥美女,先注冊個會員好嗎!!!
  
      注冊本站會員,使用書架書簽功能,更方便閱讀
  
      如果此章是作者求票之類廢話的,請跳過繼續看下一章
  
      請先收藏此頁,方便等下閱讀,不然等下找不到此章節咯
  
      推薦大神作者:月關新書:南宋異聞錄33首發
  
      南宋異聞錄
  
      内容簡介:
  
      一個小小家丁,卻牽扯着一個千古之秘。一樁離奇命案,把一個戀愛腦的多情大小姐和一個清冷傲嬌的小俏婢送到了他的面前。她們,真的隻是無辜涉入的人?西湖斷橋,詭谲重重。情緣牽一線。真相,隻在咫尺之間。
  
      南宋異聞錄轉送地址:/33xs/317/317553/
  
      /33xs/317/317553/
  
      内容試讀
  
      第001章衣錦還鄉
  
      南朝,齊國,錢塘,西泠橋畔。
  
      月輪高挂中天,夜霧袅袅于途。
  
      一輛油壁車由遠而近,輕馳在江南鄉間的小路上。車前挑着一對燈籠,随着辘辘的車輪颠簸着車子,燈上一個精緻娟秀的“蘇”字也是搖曳不定。
  
      車上披着輕紗的帷幔,車前有一車夫持缰而坐。月光如水,照得大地并不黑暗,更重要的是,這路他早走熟了的,閉着眼也能如履平地,所以夜晚絲毫沒有影響車行的速度。
  
      帷幔随風起伏,時而便露出車中三道倩影。居中是一個绯衣少女,雲寰霧鬓,步搖輕顫,自後望去,隻見纖秀頸項,宛如優雅的天鵝。
  
      左邊少女着白,右邊少女着青,看服飾與發型,仍作待字閨中的少女打扮,顯然是這中間绯衣美人兒的丫環。不過,看這三人同座,月下夜行,清脆的笑聲撒了一路,顯然是情同姐妹。
  
      這居中的绯衣少女乃錢塘第一名伎蘇窈窈,左右的青白衣裳少女則是她情同姊妹的一雙丫環:白素與青婷。三女夜行,乃是去赴官宦之家的阮公子之約,今夜阮公子設了盛宴,遍邀本地才子佳人,詩書風流,一時無雙。
  
      (首發、域名(請記住_三
  
      突然,原本如霜的夜色瞬然一變,由清冷的淺白色突然變成了金光萬道,仿佛一顆被封印萬年的太陽突然掙脫了束縛,一下子躍到了空中。
  
      駕車的車夫老黃雙目頓時不能視物,慌得他急忙一勒缰繩,兩匹駿馬被他猛地一勒,人立而起,四隻碗口大的蹄子“啪”地一下重重砸在地上,猛地止住了車子。
  
      “哎喲!”車中三名少女措手不及,險些因為這驟停的車子一下子摔出去,虧得三人擠坐着,三個少女雖然嬌軀輕盈,可一輛油壁車能有多寬,因此才沒有滾将出去,跌一個钗橫鬓亂倒也罷了,萬一來個以面嗆地,那可毀了一副我見猶憐的絕好容顔。
  
      “老黃,怎麼回事?”
  
      蘇窈窈有些愠怒,以手遮面,擋了一下那強光,旋即一掀帷幔,折腰而出,站到了車上。白素和青婷兩個丫頭也跟了出去,三人立在車頭,舉目向天上望去,一見天上奇景,頓時目瞪口呆。
  
      隻見一個巨大的金色的如天王所持金輪狀的東西正在空中盤旋,那燦若太陽的光芒正是由它放射出來的。
  
      它在空中搖搖晃晃,似乎已無力支撐,突然間,這金輪狀的東西爆炸開來,巨大的沖擊波仿佛一圈圈漣漪,迅速向四下蕩漾開來,車夫老黃驚叫一聲,一個懶驢打滾翻下車去,一頭鑽進了車底。
  
      而蘇窈窈、白素和青婷三女卻是避之不及,被那金光透體而過,三個美麗的少女搖晃了一下身子,就軟軟地倒在了地上。
  
      金光消失了,空中的金輪也消失了,遠近有幾處火起,有硝煙升起,夜色重歸清冷,靜靜地照在三具窈窕動人的胴體上。
  
      夜露晶瑩,幽蘭露,如啼眼。草如茵,松如蓋,小徑寂寂.
  
      油壁車停在那兒,兩匹馬兒茫然地打着鼻息,仿佛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時光荏苒,五百年後……
  
      月上柳梢,華燈初上,正是秦淮熱鬧時候。桃葉渡旁,一個少年搖着小扇,施施然地走了過來。路上很多行人見了他都要熱情地打一聲招呼:“瀚哥兒”,那少年也是笑吟吟地還禮不疊,十分的客氣。
  
      這位瀚哥兒一襲圓領袍衫,革帶束腰,頭戴一副無腳幞頭,鬓邊還插了一朵美麗的薔薇花,襯得那俊美的容顔,未免顯得有些妖孽。不過,沒辦法,這就是大宋的習俗,上到皇帝下到百姓,隻要是個男人就喜歡簪花。
  
      眼前這位簪花少年身材颀長、眉眼清秀,唇角兒不笑時也帶着三分笑,微微地向上翹着,十分讨人喜歡。一雙黑而亮的上挑眉,襯得他的眼神特别的精神靈動,顧盼之間仿佛會說話兒似的,比起那些滿身油膩硬要簪花的男人可不同,大姑娘小媳婦兒的瞧見了他,總忍不住要多看幾眼。
  
      此人名叫楊瀚,三天前還是咱大宋建康府南京街道司的人。街道司是主管城市街道的,其職能、地位大抵與後世的城管相仿,隻過宋代的城管職能相當的多,幾乎是集片警、環衛、稅務、消防、物價檢查、工商執法、綠化清潔、處理違章占道等事務與一身。
  
      能幹這一行的,要麼是牛二那般的潑皮無賴,鎮得住人,要麼就得八面玲珑,見風使舵,機警伶俐,可真要他跟人硬剛的時候,也使得一手好拳棒,不僅能屈能伸,也得能軟能硬。
  
      楊瀚就屬于後者,能說會道,機警伶俐,還有一身的好功夫。雖說是社會底層的一個小民,可這兩宋三百年江山,是列朝列代中平民百姓生活最優渥、最富裕的朝代。
  
      如果你沒有建功封侯、征伐天下的雄心,就想當一個平頭百姓,又或者隻有能力做一個平頭百姓,那麼你生在宋朝,便是修了幾世的功德了,其他朝代,平民百姓的生活可是遠遠不及。
  
      所以,楊瀚這個大宋建康城的小城管兒,活得倒也是有滋有味兒的。可惜,三天前,他卻丢了這個肥差。
  
      倒不是楊瀚秉公執法,得罪了什麼大人物,也不是碰上了有什麼背景的潑皮無賴,擠兌的他幹不下去,是因為街道司的主司黎老爺看上他了,想把自己的女兒嫁給他。
  
      主司,那就相當于“城管大隊長”了,人家是衙門裡的人,而像楊瀚這種,都是由主司負責招聘的,所以準确地來說,楊瀚端的就是人家主司老爺的飯碗。能成為主司老爺的乘龍快婿,那是祖墳冒了青煙才對。
  
      可是,楊瀚也是個八面玲珑的人物,跟建康城的城狐社鼠們十分熟稔,耳目非常靈通,對于這位主司老爺的寶貝女兒,他了解的比主司老爺自己還清楚,怎麼肯答應。(首發、域名(請記住_三
  
      黎老爺這個女兒叫黎秀,生得倒也标緻,可就是闱中不甚檢點。楊瀚聽到的消息中,這位黎姑娘有過幾個相好兒的,還曾為最近一個相好兒的叫沐絲的秀才堕過胎,兩個人到現在仍是勾勾搭搭、不清不楚。33更新最快 電腦端:/
  
      常言道,甯可娶妓從良,不娶紅杏出牆,楊瀚也是個志氣男兒,才不給那姓沐的當刷鍋的,背後遭人指點,惹人恥笑。因此上,楊瀚是使盡渾身解數,不惜自污,死活不肯就範。
  
      可這黎老爺也不知道是哪根筋兒不對了,居然不懂得強扭的瓜兒不甜的道理,居然用辭了他的差使相威脅。楊瀚自然是不肯屈從的,于是他就失業了。這兩天街上的人提起消失了的楊瀚,許多人不免就長籲短歎,替他惋惜一番,卻不想今兒個傍晚居然露面了。
  
      桃葉渡旁有一家食館,楊瀚走進去,撿了張桌子坐了,揚聲道:“掌櫃的,鴨血粉絲湯一碗,蟹黃包子一屜,再打一角酒!”
  
      系着圍裙的杜小娘一見是楊瀚,心下歡喜,姐兒愛俏,誰不愛看俊俏後生?她和爹爹打理這店,每次楊瀚來了,那鴨血粉絲湯都是材料十足,還舍得給他放勺胡椒。她馬上脆生生地答應一聲,便忙活起來。
  
      楊瀚扭頭一瞧,看見挑擔子經過的老範,忙又喊一聲:“嗨!老範,進來進來,給我切半兩羊肉、一副豬胰子。”
  
      這老範是個挑擔賣熟食的,楊瀚也熟悉,一聽他叫,忙挑着膽子進了店來,放扁擔一放,案闆往楊瀚桌上一放,拈了塊羊肉就切起來,一邊切一邊笑道:“瀚哥兒這是另謀高就了,如今在何處發财啊?”
  
      楊瀚等地就是他這句話,他傲然向四下瞟了一眼,見衆人都豎起了耳朵,這才矜持地一笑:“談不上,談不上,就是承蒙咱建康府通判李老爺賞識,現今在李府做了個小管事。”
  
      老範吃了一驚,驚歎道:“哎喲!可了不得!宰相門前七品官呢。瀚哥兒你這到了通判李老爺府上做管事,怕不比黎主司身份低吧?”
  
      楊瀚淡淡一笑,不好吹捧自己,不過也不否認,顯然是默認了他的話。本來麼,要不他今兒個為什麼簪花打扮,腰間還系了個香囊,風流倜傥地出現在他以前負責的地段兒上啊?
  
      衣錦還鄉嘛!
  
      南宋異聞錄轉送地址:/33xs/317/317553/
  
      /33xs/317/317553/
  
  
http://m.juhua356845.cn|http://wap.juhua356845.cn|http://www.juhua356845.cn||http://juhua356845.cn